第一次世界大战在1918年底宣告结束,次年1月,巴黎和会在法国巴黎的凡尔赛宫召开,商讨对战败国的和约签订问题。

名为缔结和约,但巴黎和会的实质是战胜国对战败国的掠夺搜刮,战争的罪魁祸首德国首当其冲,损失相当惨重。

巴黎和会共有27个国家参加,苏俄没有被邀请,操纵会议的实际是英、法、美三国的领导人,也就是我们历史书上学过“三巨头”,但这三国的利益并不一致,这在对德国和约的制定上体现了出来。

法国:最希望狠狠制裁德国的国家当然是法国,法德两国世仇,再加上一战的西线战场主要在法国境内,法国因此付出了大约500万军民伤亡的惨重代价,带着复仇情绪的法国想尽最大可能削弱德国。

法国总理克里孟梭提出要求:惩治德国军国主义,包括处死德国皇帝,使德国无法恢复一战前的政治格局。法国收回阿尔萨斯和洛林,在德法国土中间建立“莱茵共和国”作为缓冲,把德国军力削减至不能对法国构成威胁的程度,德国对法国进行各方面战争赔偿,由战胜国瓜分德国的海外殖民地等。因提出的条件苛刻,克里蒙梭有了个“老虎”的绰号。

英国:英国的态度就有所不同,若是德国被削弱严重,欧洲大陆将出线法国一家独大的形势,这不是英国想看到的,英国首相劳合·乔治还担心过分的剥削会激起德国人强烈的反抗心理,因此,虽然希望惩治德国,但英国反对法国的严苛条件。

美国:美国国内孤立主义严重,不希望政府过分插手欧洲事务,而且美国总统威尔逊认为过于严苛的条件会激起德国人的复仇心理,会再次引起战争,因此美国提出的条件比较理想主义,想比英法更为宽松,也更能使德国人接受。

美国总统威尔逊提出了14点和平原则,包括杜绝秘密外交,保证航行自由,德军撤出比利时、法国,根据民族分布调整意大利疆界,重建波兰,设立国际联盟,公正处理殖民地问题等。

但英法对此并不买账,英国认为美国提出的“民族自决”对自己大片的海外殖民地非常不利。而且英法对建立国际联盟都没什么兴趣,而是一心想着怎样瓜分德国和获得赔款的。

1919年6月28日,德国被迫签订和约,虽然英美两国反对过分制裁德国,但最终签订的条约还是相当严苛。

领土方面:德国的全部殖民地被战胜国以“委任统治”的形势瓜分,德国本土的疆界也被重新划分,因此丢掉了八分之一的国土,人口损失十分之一。

经济方面:德国丢掉了重要工业区,大半的铁矿和近半的煤矿以及大部分商船、海外投资。

军事方面:德国陆军被规定不能超过10万人,取消总参谋部和义务兵役制,废除空军,不能有飞机、坦克重炮等武器。

赔款方面:德国需支付战争赔款,对发动战争负完全责任,也就是承担4年战争造成的所有损失,但当时并未规定具体数额,只是设立了一个赔款委员会等待确定赔款数额,也等于一张胜利者想填多少就填多少的支票。

凡尔赛合约的规定传到德国后,德国人倍感愤怒屈辱,德国发动一战的目的是称霸欧洲,掠夺别人的殖民地,现在却落得个被别国掠夺的结果,德国人心理上完全无法接受,无数人上街游行集会谴责协约国对德国的贪婪掠夺,德国国民议会呼吁政府拒绝签订这项和约。

因民众反应强烈,德国政府起初拒绝签订合约,海军并以自沉舰艇的方式表示不满,但这并没有用。英、法、美、意等战胜国向德国发出最后通牒,若德国不在规定时间内签署条约,战胜国将再次向德国开战。

在德国国内,陆军总司令兴登堡称德军已无力再战,各方政治力量经过了激烈的争论,德国最终不得不吞下苦果,同意签署条约。

1921年,赔款委员会最终确定了德国赔款数为113亿英镑,这显然是个天文数字,不仅德国难以接受,协约国中都有人看不下去了,因为德国国力已经从各方面被大大削弱,很多人对德国是否有能力支付这笔巨款持怀疑态度。

对此,著名的经济学家凯恩斯认为德国的经济将被摧毁,而且这对协约国也不利,因为德国的进口一直远超出口,德国的海外收入已被剥夺,这使支付巨额赔款更加成为不可能。

德国失去了所有的殖民地,海外联系和海外商船,同时失去了10%的领土和人口,以及45%的煤矿和65%的铁矿;有200万年轻的男性成为战争的受害者;它的人民已经饱受了四年的饥饿,并承受着巨大的债务;它的货币贬值到以前价值的七分之一;它还面临着国内的革命和边境的布尔什维克主义;吞噬一切的四年战争和最终的失败给它在力量和希望上带来了难以估量的损失。

凯恩斯指责和谈者是“一群伪君子以公平持久为幌子编织着诡辩狡诈之网,给整个条约蒙上了不真诚的阴影。”

也确实,身为战胜国的中国的国家利益在此所谓“和会”上被无视,山东的主权竟被这些“和谈者”转交给了日本,战胜国的基本主权诉求都无法被保障,凡尔赛和约的性质由此也可见一斑。

德国一直以来就是个骄傲并有侵略性的国家,直到战争结束的前几个月,德国人依然相信自己会取得胜利,巨大的落差使德国人无法接受战败的事实。而凡尔赛和约下的和平被称为“迦太基式的和平”,迦太基被摧毁了,但德国却没有被催毁,战败的德国仍是个大国,经济潜力与美国相当,并拥有6500万人口,而同时期的法国人口才4000万。

从长期来看,德国绝不可能容忍凡尔赛和约的对自身的长期束缚,战胜国的肆意剥夺在德国人心里埋下了复仇的种子,从签订和约的那一刻开始。也正是因此,法国元帅福熙曾说:“这不是和平,这是二十年的休战。”

Leave a comment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